央视新闻评:“弗洛伊德悲剧”一再上演是美国之耻

这两天,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51届会议上,中方代表对美国等一些国家执法部门针对少数族裔的歧视性执法表示严重关切,要求它们正视自身存在的严重种族主义和种族歧视问题,切实落实《德班宣言和行动纲领》,让类似的弗洛伊德悲剧不再重演。

“我无法呼吸。”这是2020年5月美国一名被白人警察“跪杀”的非洲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留下的一句话。这一惨案引发席卷全美的大规模抗议和骚乱,但并没有令美国当局痛定思痛。据统计,在弗洛伊德遭“跪杀”一年后,全美警察至少又杀害了229名非洲裔。今年以来,美国接连发生多起警察针对非裔民众暴力执法事件,执法者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

比如,今年6月,美国俄亥俄州阿克伦市警察在追捕涉嫌交通违规的非洲裔青年杰兰沃克时,连开60多枪将其射杀;同月,康涅狄格州一名非洲裔男子在警车内遭遇撞击和暴力处置而瘫痪。7月,田纳西州奥克兰多名警察在执法时对非裔男子布兰登卡洛维进行殴打、锁肩、踩头、电击这些悲剧一次次戳破了美式人权的虚伪,让人们看清:美国社会根本就不是什么政客们吹嘘的所谓“民主”天堂,而是一个连人的基本生存权都岌岌可危的病态社会。

针对非洲裔的暴力执法为何在美国如此泛滥?归根结底,这折射出美国社会根深蒂固的种族主义。从历史上罪恶黑暗的奴隶贸易、驱赶屠杀印第安人的血泪史,到如今非洲裔等少数族裔的恶劣处境和悲惨遭遇,美国“白人至上主义”一刻都没有消失。新冠疫情暴发后,美国社会各种矛盾加剧。美国政客应对不力之下,将少数族裔当成“替罪羊”,进一步激化了种族矛盾与仇恨。

美国政治学者迈克尔特斯勒指出,越来越多的美国人认为,过去50年里美国并没有取得真正的种族进步,认同“非裔美国人受到很多歧视”的比例从2013年的19%增至2020年的50%。事实上,除了非洲裔,美国的亚洲裔、等少数族裔和群体也因新冠疫情和美国政府的歧视性政策被边缘化,他们的各项权利受到侵犯,时刻面临暴力伤害的威胁。

不少分析指出,在美国社会现实之下,少数族裔只有在“选举政治”需要时才被象征性地重视一下,美国政客根本没有兴趣和动力去改善种族主义滋生的社会土壤以及各种制度性缺陷。当身份歧视、教育鸿沟、司法保障等社会深层次问题无法得到解决,种族主义引发的极端事件就会在美国不断出现。

21年前联大通过的《德班宣言和行动纲领》指出,需要采取国家和国际行动,反对种族主义、种族歧视、仇外心理和相关的不容忍现象,以确保充分享有各项人权。今年8月,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审议美国履行《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情况时,批评美国根深蒂固的种族歧视问题。正在举行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51届会议上,与会各方敦促美方切实采取行动解决国内系统性种族主义。

面对这些国际社会的批评声,美方不要假装听不见,而应该把它们作为改善本国人权状况的一个推动力,全面审查和改变本国歧视性的法律、政策和措施,彻底调查暴力执法案件,问责施暴者,补偿受害者。当美国以人权之名对他国横加干涉时,它应该先修补自己那件千疮百孔的人权外衣,打扫干净自家的屋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